【爆轰爆】拾年(原作向)

Summary: 十年前爆豪胜己见过轰焦冻一面,但是此后却再未见过。十年后在雄英,爆豪胜己一眼就认出了那个招摇到要死的红白脑袋,但是对方似乎并不记得曾经的一面之缘。

 

作者有废话要讲: 第一次写这对,爆豪这种暴躁老哥以前从来没写过,所以人物要是有ooc我先行道歉…梗算得上是天降的青梅竹马?漫画没有看完,动画细节也并非全部记得很清楚,只记得大约发展方向。所以……大家开心的看他们谈恋爱就好!

 

 

Chapter 1

 

轰焦冻对很多年前的那个傍晚记忆并不清晰。毕竟时间过于久远,而他又过于年幼。孩童所能记得的事情并不多,但是却又奇怪的能够将某些令他触动到,灵魂都为之震动的画面铭记一生。

 

例如他清晰的记得母亲在厨房打的那一通电话,时间将那幅画面扭曲成噩梦,死死地扎根于他脑海之中。

 

正值夏日最盛时节。室外余热哪怕是到了傍晚也迟迟不散,如丝般浮云如同画笔随意在天边拉上几笔,被落日印染出最为绚丽的色彩。

 

轰焦冻站在门口,等着母亲将鞋穿好之后牵住他的手。轰冷的手总是有些冰凉的,即使是在夏日里也不曾散发出一丝热气。并且她的手洁白纤瘦,五指修长而优雅,却又带着一份恰到好处的女性的圆润。轰焦冻长大后也遗传到了这样一双好看的手,但是这个时候的他只是一个手掌还有几分肉感的幼童,天性里恋慕着美好的事物,总是喜欢去握住母亲的手。

 

轰冷一言不发的牵住了轰焦冻的手,带着他向落日的方向走,眉目里固执的纠缠着些许冷清,遇人却又笑得温婉秀丽,叫人难以察觉。

 

这是八月十五的夜晚,她仍旧是一身朴素而闲适的日常装束,面容未施粉黛,银色发缕简单却整洁的垂于肩头。夏日祭上这样穿着的人也不算奇特,但是她却给轰焦冻好好的换上了一身浴衣,将他红白色的头发打理得整整齐齐,配上一张白净小脸,几乎可爱得过分。

 

因为这是轰焦冻第一次去夏日祭。

 

哪怕是轰冷并没有什么玩乐的心情,她也不想再在那个家里继续呆下去,倒不如带轰焦冻去夏日祭上看看,趁着轰炎司不在家里。

 

天色逐渐放暗,火花般色彩的长河自神社脚下绵延。人群涌动,各路鬼神面孔齐聚,笑语声声。轰焦冻不住的四处张望,瞧着那些陌生而鲜活的东西。可是人流太拥挤,竟然不觉间松开了轰冷的手,回首已然不见母亲身影。

 

轰焦冻驻足原地,迷茫而无措。高大人群来来往往,走马观灯,却将他留在原地,竟无人发觉。

 

有人突然撞了他一下。如同是撞破了轰焦冻那个无人涉足的小世界,带着一种无意的莽撞,毫无歉意的粗鲁,打断了轰焦冻迷茫忧郁的小心情。

 

“喂,你谁啊。”爆豪胜己被人绊得一个踉跄,差点没脸朝下摔得毁容。他不爽的抬起头,却正对上轰焦冻那张懵懵懂懂,漂亮过分的小脸。一时以为撞上了一个小姑娘,语气不由得失了几分火气,却仍气焰嚣张。“我在这附近没见过你。”

 

轰焦冻眨眨眼睛,视线几乎被那头耀眼又张扬的头发占据。沉默半晌才慢吞吞,模模糊糊的吐出几个音节。“唔。我也没见过你…”

 

“小胜啊啊啊啊啊啊!!”

“啧。”人群中突然响起一声穿透力极强的惨叫,轰焦冻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边看见面前的男孩突然一嗓子以一种穿透力更强的音量道。“有本事来把你的欧尔麦特抢回去啊废久哈哈哈哈哈哈!!!!!”

 

紧接着轰焦冻就被男孩抓住了手腕,竟然被带着一起就钻进了人群向前跑去。

 

爆豪胜己不知道自己发了什么疯,竟然顺手就将刚刚遇见的小孩抓着一起跑了。好像对方是什么他的所有物一般,走的时候理所应当就带上了。

 

等到停下的时候都已经不知道跑了多远,人群都有些稀疏,只有几个无人问津的小店,也不见店员去了哪里凑热闹。从小就不怎么出门的轰焦冻挣脱了爆豪的手,弯下腰扶着膝盖气喘吁吁。他感到心跳得有些过头了,急促而响亮的,跳得他头昏脑胀。却并不是父亲让他一遍又一遍使用个性的那种恶心眩晕。

 

“…你是废物吗,这才多远的路啊”爆豪胜己作为一个从小在外蹦达撒野的小孩,面对轰焦冻这种行为感到不屑。却又因为自己一个顺手将对方带走了这么远而有些隐秘心虚,但他绝不可能因为这种事情道歉,反倒是凶巴巴的说道。

 

“……对不起。”轰焦冻也认为自己大概是有些夸张了,默默的站直了身体,语调波澜不惊的回应道。

 

“嘁。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。”还以为对方是小姑娘的爆豪胜己,竟然从对方良好的认错态度中感到了几分自责的错觉。他不自然的将视线从对方身上移开,灯光映得他脸颊有些红润。

 

“轰焦冻。”

 

“爆豪胜己。”……?听起来不像个女孩子的名字。爆豪胜己即使这样想了也没办法做出判断,毕竟这个诡异的名字一看就是根据对方这颗红白脑袋取的。

 

“喂,是因为你的个性吗。”

 

“?”

 

“我说你的名字。”

 

虽说轰焦冻看上去年龄不大,但是也应该到了觉醒的年龄。爆豪同学觉醒个性不多不少,正好一年左右。脾气随着个性愈加无法无天,嚣张跋扈,眼看着整个人越长越歪。

 

“哦。可是名字是生下来就有的,个性不是。”

 

“?”爆豪胜己长这么大,除了自家老太婆外第一次见到敢这么面无表情跟他抬杠的人。顿时臭了一张小脸吼道。“但是你那颗脑袋是天生的吧混蛋!!”

 

“啊,是的”轰焦冻竟然还敢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点了点头。“也许是这样。”

 

爆豪胜己对这人简直忍无可忍,手心都闪起了微弱的火花,在夜里轻轻噼啪作响。

 

“这是爆豪的个性吗?”轰焦冻却被这细微的动静吸引,忍不住靠近了些,歪过头去看爆豪的手,却让爆豪胜己注意到了一直跟在轰焦冻身后的人。

 

是两个成年人,穿着不起眼的日常衣服,装模作样的站在那家里面没人的店铺前,时不时朝轰焦冻投往视线。见到爆豪已经看到他们,竟就光明正大的走过来,试图牵住轰焦冻。

 

“轰少爷,你母亲正在找你,让我们带你回去。”爆豪胜己见轰焦冻满脸不知发生何事的神情,嗅到危险本能的一把将男人的手拍掉。以一种保护姿态上前半步将轰焦冻拉扯到自己身旁。“你认识他们吗?”

 

“……不认识。”轰仍旧是那幅梦醒模样,爆豪胜己却迅速的在他话音落下时拽住人就跑。

 

这已经是轰焦冻今天第二次这样被人拉着跑了。好像一直是这样,他总是牵着母亲的手走路,到现在被爆豪牵着跑,而刚才有人试图将他牵往其它地方。如同一个精致却无意识的木偶,被人提着线操纵,前往别人想要前往的地方。

 

轰焦冻突然停下脚步,那股力道扯得爆豪差点向后摔倒,却最终只是靠在轰身上。他火大的看向这个没良心的人。

 

“喂……!”

 

“往这边。”

 

轰反手扣住爆豪胜己的手腕,拉着他向着人多的地方一头扎进去。各种火热的店铺排起长龙堵在路中间,却无法阻拦两个身形矮小的小孩。轰焦冻像个兔子似的四处乱窜,很快便甩掉了那两个声称认识他的人。

 

可是爆豪胜己很快便不再合作,他脸色阴沉愤愤的甩掉轰焦冻的手。“谁允许你跑我前面的啊混蛋!!”

 

轰觉得自己的手被甩的有些生疼,却又无法理解对方生气的理由,只得再次闷声道。“……对不起。”

 

爆豪胜己从来不觉得自己无理取闹,在他家永远是以武力压制,不服被老太婆吼几句也得憋着。他撇撇嘴没好气的问道。“你知道刚才那两个什么人吗。”

 

“……可能知道。”轰稍稍一愣才想起思考这个问题,那两个不可能是父亲的人,母亲出门就没有给父亲说过。但轰焦冻知道他父亲是个很厉害的英雄,他的未来便是去成为一个更强的英雄。

 

“也许是父亲的敌人。”

 

爆豪也是一愣。听到刚才两人的称呼,这人可能是什么大家族里的少爷吧。要真是轰父亲的什么敌人,轰焦冻被带走还指不定被送到什么地方去。这么说自己也算是救了他小命一条。爆豪-励志成为No.1英雄-胜己同学顿觉有些自满得意,完全忘记了本来先是他自己将对方拐跑的。

 

“那你现在找得到你家里人吗。”爆豪胜己可能用这辈子都没再有过的耐心问道。

 

轰抬起头四处望了望,竟还无师自通的踩到了店铺旁边一个箱子上张望,竟然真的一眼便在人群中看到了轰冷的一头银发。那个女人只是站在那里,站在人群之中,便如同是站在一片雪地之上。

 

轰焦冻一时间不敢向她走过去。

 

因为母亲的神情太过奇怪。看不见为他走丢了的焦急担忧,清秀眉目间却又有些愁苦。她只是站在那里,仿佛等待着某人归家,却不曾迈出过一步去寻找那个人。

 

好像那个人走了会让她痛苦,回去了,也让她痛苦。

 

“喂!你看到了没啊!”

 

“看到了。”

 

“要走了吗。”

 

“……嗯。”

 

爆豪胜己微微扬着头,看着那个漂亮少年垂下眼睑遮住一席令人心凉的冷清。沉默着,安静的从箱子上下来,视线未曾在他身上停留一瞬,直直的穿过人群注视着那个让他牵挂的人。仿佛再一次的,走进了那个只有他自己存在的世界。

 

这让爆豪有一瞬间的心慌。人总是会喜欢漂亮事物的,像爆豪胜己这种人,他总是要把那些喜欢的东西抢到手。但是轰焦冻不是什么东西,这个漂亮少年甚至未说再见,不发一言的向人群里走去时,爆豪连留住他都没有办法。

 

“……轰焦冻!还能见到吗!”爆豪胜己朝着几乎快要走远的轰焦冻喊道。

 

绚烂的,美丽而短暂的花火蹿上夜空中骤然绽放。

 

轰焦冻听见有人喊了他一声,却并未听到后半句话。他只是侧过身,视线在爆豪胜己身上短暂的挺久了一瞬间,仿佛这样就是说过再见,然后头也不回的向轰冷慢慢走去。敷衍而轻轻的回答了一声,轻飘飘的便被淹没在嘈杂声中。

 

“嗯。”

 

 

 

——tbc

 

 

然后就过了十年才见到。

 

 

作者还有不是废话又有点废话的话要讲:

 

这个时候大概是轰焦冻觉醒了个性,还没有毁容,但是他妈妈开始越来越没有办法接受他的那一段时间。回去之后没过多久轰就被母上泼开水,然后就开始自闭了(?)就像他后来无视夜岚甚至记不住对方那样,这个时候爆豪对他来说也只是见过了忘了。

夹杂了一点点我的个人想法,因为小时候父母吵架,我把我妈妈在床脚哭的画面一直记了十多年。所以感觉轰轰也是这样的,对母亲有种无条件的爱,哪怕是自己被伤害了,但是他只要看到母亲伤心,自己还是会跟着伤心。

 

 

不清楚泼开水到底是多少岁,所以这里凑个5岁十年后刚好入雄英……

 


评论 ( 7 )
热度 ( 123 )

© LAFITEBLACK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