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萨勒塔斯...他不仅拒绝了我,他还死在我面前。我恐怕玩出了最差的结局。可是他真的好好。哭泣

【麦艾什】两则段子。

—艾什一直记得那一个傍晚,太阳悬在远处山丘之上,将荒野上裸露的泥土岩石烧得一片火红。他们刚刚劫完一票大的,BOB和其他人清点完货物,所有人都轻松而愉快。艾什下令在荒野上扎营,有人燃起了篝火。

艾什坐在车上,看着小弟们吵吵闹闹,手里拿着一瓶威士忌,背后倚着麦克雷赤裸的臂膀。他们靠在一起,没有言语。艾什可以闻到麦克雷身上散不去的雪茄味——而且他又在抽了。牛仔半眯着眼惬意的吞云吐雾,伸手将艾什的脑袋压向自己肩头。

在身后,两顶牛仔帽亲昵而柔软的叠在一起。

这很奇怪,明明是如此平凡的一段记忆,艾什却记了半辈子那么久。


—麦克雷决定要离开。

守望先锋解散,牛仔已经恢复了自由。他与艾什也短暂的相见,好像死局...

在我的书的最后,每个人都有着幸福美好的结局。


这幅画对我自己来说都画得并不算好看,几乎就没用什么复杂的上色技巧,平涂占大部分。从一开始我就告诉自己,我就想画一幅不那么惊艳的儿童画,但是要将我想象中他们最幸福的场景画出来。

摸一张跟老铁去霍格沃兹上学的人设

越人歌

call爆我老铁

祁祁祁祁祁祁歌:

啊爪的生贺!拖了巨久x @LAFITEBLACK 

啊爪百合脑洞的同人衍生

屈筠x阿依慕

屈筠第一人称视角

希望她们能好好谈个恋爱

/

  “屈筠,快喝药吧,凉了该愈发苦了。”
  
  紫菀端起小童煎好搁在我床头的药,贴在唇边试了试,递了来。
  
  我接下,那碗黑乎乎的东西还未凑到鼻下,空气似是已重了几分苦味,我不着痕迹地将碗拿远几分,问道:“紫菀,来你这医馆求医之人怕是已排到了东街,你怎好还在此处?”
  
  紫菀捱着床沿坐下,朝我努努嘴:“你每次都把自己弄得半死,还不把我的病人吓着?索性这几日就闭馆了。”...

一个脑洞。人称江湖第一美人的女侠剑客屈荺,偏偏一次江湖群宴上一西域舞女阿依慕入了她的眼。

【爆轰爆】拾年02(原作向)

Chapter 2

 

(折寺爆vs凝山轰)

 

 

 

当年爆豪胜己没有听到轰焦冻的回答,但是总有什么东西是听到了的。所以哪怕过了这么久,这个承诺最终以一种预料之中,却又不那么美好的方式实现了。

 

十年实在是太久了,特别是人生中的第一个十年。它并不像成年人世界中那样代表着斗转星移,物是人非。对于一个还渴望着长大的,十几岁的少年来说,这个十年已经跨越了他生命的三分之二。

 

可是当爆豪胜己在街上随随便便的,就这样看到轰焦冻,顶着一个红白脑袋大大咧咧的在街上晃悠的时候。他突然感到一种自灵魂深处升起的战栗和心悸,仿佛...

【爆轰爆】拾年(原作向)

Summary: 十年前爆豪胜己见过轰焦冻一面,但是此后却再未见过。十年后在雄英,爆豪胜己一眼就认出了那个招摇到要死的红白脑袋,但是对方似乎并不记得曾经的一面之缘。


作者有废话要讲: 第一次写这对,爆豪这种暴躁老哥以前从来没写过,所以人物要是有ooc我先行道歉…梗算得上是天降的青梅竹马?漫画没有看完,动画细节也并非全部记得很清楚,只记得大约发展方向。所以……大家开心的看他们谈恋爱就好!


Chapter 1


轰焦冻对很多年前的那个傍晚记忆并不清晰。毕竟时间过于久远,而他又过于年幼。孩童所能记得的事情并不多...

之前做的一个梦,罪大恶极的人会被放逐到极北之地深海,受到诅咒褪去人皮变成一只只剩骸骨的人鱼。金发的王子历经千辛万苦来到了这片荒凉的海域,寻找他曾被放逐的爱人以解除诅咒,但是这里有成百上千条被孤独折磨的骸骨人鱼。他们如同闻到腥味的野兽,纷纷浮上海面。到底哪一只才是王子的爱人? 


不知道还能怎么细化了,可能这就是弱者吧(。) 

“我以前见过你吗?”


这个搭讪手法有些老套了哦。

© LAFITEBLACK | Powered by LOFTER